嘿,还有宝贝在吗?

真人百家乐官网,真人百家乐,真人百家乐网站 www.zuihonglian.com 好久木有出现了,不知道宝贝们还记不记得我~~~~

今天出现,首先是想告诉宝贝们,过一阵儿呢,阿茶会开新书的,然后……

当当当——

想给大家隆重推荐一本好书,真的是好书!阿茶是真的很喜欢啦~~~

废话不多说,下面上简介啦!

《婚不谈爱,总裁老公住隔壁》http://www.zuihonglian.com/book/83048

简介:“我不爱你,在外面只做戏给长辈们看,两年后我们离婚。”

结婚后的明悦是这么跟穆少川申明的,为此她还特意交代了三遍:“在家里不许越雷池一步。”

穆少川明面上答应着,暗地里……

“不是说在外给人做戏吗?你这样直挺挺的,怎么能糊弄住他们?”话落,一个吻当着家宴上所有人的面落下来。

事后明悦羞愤欲死,颤巍巍地指着他:“明面上也不许越雷池一步。”

“噢。”穆少川笑了,只是晚上回去,明悦再也没能下得了床。

终有一天,气急的明悦一纸离婚书摔在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面前,扶着腰:“我不干了。”

穆少川看了眼离婚书,站起身搂住她:“老婆别闹了,当心猴子闹腾你。”

正文试读:

敲门声响起的时候,明悦就挣开了眼。

灰暗的房间里无一丝光亮,头隐隐犯痛,外面传来保姆林妈的声音。

“先生,余先生到了。”

先生?

明悦疑惑一瞬,她揉着太阳穴坐起身,被子滑落,冷空气触到肌肤令她忍不住打了个颤。

还没反应过来,身旁忽然传来动静。

明悦扭头去看,一眼对上一双冷然无光的眸子。

等看清那张脸,她震惊地睁大眼。

他怎么会在她的床上?

下一秒,明悦忙掀开被子,当看到自己未着一缕,脸色刷地全白了。

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,残忍景象并非一场旖旎梦境,她和穆少川真的上床了?

“先生?”林妈还未离去。

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结,寂静的稍微一点动静,就能激起千层浪涛。

穆少川从最先的迷茫回过神,看到旁边惊惶坐着的女人,脸色阴沉的能结冰。

“咚——咚咚。”

敲门声再次响起,他不耐烦吼出声:“催魂呢?”

明悦吓得一抖,外面再无声音。

手腕突地被人一把抓住,穆少川阴鸷的眼冷冷盯着她,“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?”

明悦慌乱的压下喉咙差点溢出的惊呼,身体被带动的前趋,眼里倒映着他怒气冲天的俊容。

“我……”

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昨晚他一反常态喝的烂醉如泥回来,嘴里呢喃着另一个人的名字,然后缠着她陪他喝酒。

明悦劝不住他,本来是要叫林妈的,却被他抱住,他把她当成那个人……!

结婚四个月,明悦从未见过那样的穆少川,他消沉无助,声音嘶哑充满浓浓想念,在她耳边诉说着最美的情话。

明悦挣脱不掉,或者说她早已沉寂在他的醉话里……那些承诺,美丽的让人心碎。

耳边蓦然响起穆少川冷冷的声音:“怎么,没法解释?”

明悦回过神,她掩起思绪,努力让自己镇定:“是——你喝醉了。”

“所以,我酒后失态?”

清冽的嗓音听不出喜怒,却无端的给人一种阴云压境的压迫感。

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不轻不重的力道却带着不容反抗。

穆少川认真地打量她,就像从来没有看清过她一样。

半晌,他说:“左明悦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们的关系只存在那一纸证书,不会再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了。可你到好算计到我头上……是左家给你多大胆儿了?嗯?”

那声“嗯”讽刺意思那么明显,明悦脸色微微发白。

她没有算计,昨晚情况她反抗不过他……再加上两人都喝了酒,但这些……穆少川不信她,于他而言,完全是她趁机而为的。

明悦解释不清,她只能牵强地找借口:“爸妈希望我们好好过日子……”

所以昨晚根本不是意外?

明悦不知,她的转移话题落在穆少川眼里,直接证实了她别有心机的事实。

穆少川胸腔火气再也压制不住,“好好过日子?和你?”他松开手,不屑冷嗤:“你配吗?”

明悦抓着被子的手猛地篡紧,他看也不再看她一眼,掀开被子随便拿了椅子上的浴巾,裹在腰上离开房间。

房门猛地关闭,明悦不可抑制地一哆嗦。

在刚刚那样的视线下,她丝毫不怀疑穆少川下一秒会就将她捏死,好在他良好风度压制了住失控的理智。

明悦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压下心里酸楚,她起身下床洗漱。

等收拾好下楼,空荡荡的大厅内只有佣人林妈在拖地。

听到动静,林妈停下动作,看到是她,语气还算客气地问:“太太您这是要出去?”

“嗯,去医院看爷爷。”明悦淡淡的。

“那个……”林妈放下吸尘器,她来到明悦身边:“先生走的时候特意交代,说是让您……在家等他回来!”

明悦想到他刚才离开的背影,可不认为这句传话只是简单的让一个妻子等丈夫回家。

“他还交代了什么?”

“没有了,我做好了早餐,给您盛粥?”林妈询问。

“不用了,他回来你给我打……”明悦刚想说等穆少川回来给她打电话,玄关处就传来开门声,紧接着穆少川出现在视线内。

他换了身衣服,黑色大衣包裹着挺拔身躯,肩头覆盖了层蒙蒙水雾,就连额前头发都已经湿透。

外面下了雨,即便淋到却还不减他那自身散发的冷然桀骜之气。

他看到明悦,直接冷冷对林妈说:“林妈,回你房间去。”

林妈明显的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儿,她看看穆少川,再看看明悦,识趣的转身回自己的房间。

等林妈离开,穆少川走上前将手里买的药仍在明悦面前的茶几上,他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,冷冷的对她说:“吃了药,以后认清自己的身份。”

那盒药在桌面上滑了好长一段距离,等停下,明悦都有点认不清上面的字。

但她还是看清楚了,避孕药!

他摔门而去的时候明悦就已经想象到了惹恼他的后果,她都做好了准备,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,心底还是止不住的抽痛。

穆少川目的达到,抬脚就要上楼,只是擦肩而过的那瞬间,却听她一口拒绝。

“我不吃。”

他脚步顿住,似不可置信回头看去:“你说什么?”

明悦紧了紧拳头,对上他的眼,里面是前所未有的坚定:“我不会吃的……”

穆少川脸色阴沉下去,目光冰冷:“左明悦,不要把我的耐心当成你可以得寸进尺的资本。不吃是吧?”他像是看到最为好笑的笑话,嘴角微杨,说着残忍无比的话:“那么你不小心怀上了,这里,”他视线落到她肚子上,“我会亲自动手,把那块肉给挖出来。”

成功地看到她脸色一片青苍,他笑容加深,“不信,我们可以试试。”

明悦猛地后退一步,她无声地动了动嘴唇,却说不出一句话,视线紧紧盯着面前这个从骨子里透出冷意的恶魔。

他没有一丝温度,所以才可以说出这么残忍的话……可笑她还想着,已经结婚了,就算没有感情也可以做到相敬如宾。

……

港真,这本书写的很好,而且是宝宝们喜欢的那种调调哦~~~~~

点击获取下一章